2019年10月10日 星期四

本人的話

雖然這個文章已經N百年沒有更新過了,不過最近這一陣子因為很頻繁(與之前相比,卻是是比較頻繁了)的在這邊更新文章,所以決定把"本人的話"這個文章更新一下

敝人叫做Dragon,只是一個即將大學畢業的大學生,也同時是個熱衷於ACG和外國小說/影集的宅宅...最近才剛成為研究生,平常生活脫離不了寫小說,畫圖,打電動與各種即將到來的麻煩作業

這個網站,主要就只是放一些外國小說/影集/ACG這類東西的一些探討,分析,與比較(自己寫的小說和畫的圖主要都被放在巴哈那邊)

(畢竟這樣的習性,與敝人這四年讀外文系下來,專門寫文學比較與分析的報告的老本行,有高達87%的關聯,導致現在寫這類的文章都充滿了報告的氣息)

不過也是希望如果敝人寫的這些文章有幸能遇到看官前來駐足,看官也能夠分享一下自己的看法,想法,與建議

總之應該也沒有什麼可以介紹的了,因為看官只要知道,這個網站的文章更新,是取決於敝人的心情就好了(被打死



看心情決定的開版圖:BANG DREAM的Pastel*Palettes團

2018年12月6日 星期四

《該隱與亞伯》(一):銀行業少爺與來自波蘭的移民


一開始看到傑夫瑞.亞契(Jeffrey Archer)的《該隱與亞伯》(Kane and Abel)這個作品的時候,我的第一個想法是,這個作品怎麼跟《彬與瑛》很微妙的有非常多的相似之處呀?


兩種截然不同出身的人,因為各種命運的緣故,而導致兩個原本互不相干的人的命運,被以奇怪的方式糾纏在一起雖然流向不完全一樣,不過怎麼看應該都很相似吧?

但是後來查了一下以後才發現,原來《該隱與亞伯》比《彬與瑛》還要來的早,所以正確來說應該是《彬與瑛》跟《該隱與亞伯》非常的相似。

然而這麼說也不正確,因為《該隱與亞伯》是以美國的政商作為主題的,然而《彬與瑛》是指以日本的銀行業作為主題,而且《該隱與亞伯》的內容相較於《彬與瑛》,感覺就像是在搭乘山路車嘛。

那麼廢話(?)說了這麼多,就乾脆帶來這次的小說探討與分析的文章─針對《該隱與亞伯》的(簡陋)探討與分析吧。


2018年10月28日 星期日

《禿鷹》(2018版):狙擊腐敗企業的黑暗英雄


最近看完了朝日版的《禿鷹》(ハゲタカ,有時候會稱為2018年版,這系列的影集在2006年的時候,就已經由NHK製作+播映過了,何況原作還是小說)之後,因為又隔了很久的時間沒有寫過文章,想說來寫一些東西。

事實上不得不說,其實並不是NHK版的《禿鷹》不好看,NHK版的《禿鷹》其實劇情上來說並不錯,但是對於大多數人來說或許朝日版的《禿鷹》可能會比較習慣。


其中的原因,當然就是因為NHK版的《禿鷹》比較像是寫實反映2000年初的日本,而朝日版的《禿鷹》則給人比較現代化的感覺。

當然了,這篇文章並不是要比較兩種版本的《禿鷹》的優劣之類的東西,而是針對朝日版《禿鷹》的一些小小探討而已。

*注意:本文因為是偏向於探討與分析的文章,因此內容涵蓋了大量劇透*


2018年9月8日 星期六

《火藥陰謀》:宗教偏執只會造成仇恨?


最近來到交大之前,才終於趁著長假快結束的時候,將BBC去年上檔的三集篇幅影集《火藥陰謀》(Gunpower)給補完。

看完以後不得不說,英國人的口味其實還滿重的尤其酷刑的部分還特地著重描繪,心臟不夠強還真的是看不下去。

當時看這個影集是衝著基特.哈靈頓(Kit Harington)而來的,看完以後只覺得哈靈頓你老兄還是回去《權力的遊戲》(Game of Thrones)那邊,繼續演瓊恩.雪諾(Jon Snow)好了你在這邊的死法太慘了。


2018年8月2日 星期四

《蝴蝶夢》(Rebecca):華麗的莊園,藏著前妻的陰影


還記得我第一次接觸到《蝴蝶夢》(Rebecca)這套作品的時候,是我大約國小的時候,閱讀《蝴蝶夢》的學生用英文讀本(當然了,也包含給學生聽的)

其實《蝴蝶夢》(Rebecca)這樣子翻譯,我也不太曉得為什麼會用這樣的方式,明明翻譯成「前妻的陰影」之類的,會比較合乎整個連貫主題…(被打

這篇文章所要寫的,是1997年英國的電視台ITV所出品的《蝴蝶夢》,為總共只有兩集的一個小型影集。



雖然是影集,不過《蝴蝶夢》的原作,是英國的二十世紀女性作家達芙妮..莫里爾(Daphne du Maurier)所寫的同名小說。

2018年6月16日 星期六

包法利夫人、鵬特里爾夫人與查特萊夫人─婚外情(Infidelity)一脈相傳?


我們都見過二十世紀初的時候出版,講述丈夫因為打WWI受傷而導致物理上性無能,招致妻子紅杏出牆(最後還與小王Good End),堪稱那個年代驚天地泣鬼神的最強「神作」《查特萊夫人的情人》(Lady Chatterley’s Lover)

雖然說我們不應該隨便詆毀D.H.勞倫斯(D.H.Lawrence)的名聲,但是如果我們以現在的角度來看,《查特萊夫人的情人》不只可說是鄉土八點檔連續劇的頭號鼻祖,其劇情更可說是我們看的小黃本的鼻祖。

雖然以那個年代來說,《查特萊夫人的情人》的確因為露骨地描繪不少性愛方面的東西,所以成為那個年代的小黃本,不過今天要探討的並不是二十世紀初人們都在看的小黃本都是什麼種類。

我們如果把時間稍微往前回溯,然後將地點從英國移師到法國的話,我們將會找到《查特萊夫人的情人》的始祖《包法利夫人》(Madame Bovary)


2018年5月10日 星期四

小型冰與火探討 瑟曦.蘭尼斯特(Cersei Lannister)與她的春秋大夢


不管是現實世界的歷史還是虛構的世界,我們都會發現,有不少為我們的世界帶來混亂的人,有高達87%都是難以理解的狂人。

我們在探討現實世界歷史的時候,雖然時常以勝者的史觀來看討,但是有的時候卻也會發現一些狂人很值得我們注意。

探討狂人的時候,我們會提出疑問為何希特勒與墨索里尼如此猖狂?又為何他們有本事帶著整個德國與義大利的人一起跟他們狂呢?

就如同現實世界中的歷史一樣,冰與火之歌/權力的遊戲(A Song of Ice and Fire/Game of Thrones)的世界中,也或多或少存在我們有些難以理解的狂人。

其中的一個狂人(而且也是最為囂狂的),就是維斯特洛(Westeros)境內最家喻戶曉,上港有名聲、下港最出名的蘭尼斯特家族(House Lannister)千金瑟曦.蘭尼斯特(Cersei Lannis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