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0月10日 星期四

本人的話

雖然這個文章已經N百年沒有更新過了,不過最近這一陣子因為很頻繁(與之前相比,卻是是比較頻繁了)的在這邊更新文章,所以決定把"本人的話"這個文章更新一下

敝人叫做Dragon,只是一個即將大學畢業的大學生,也同時是個熱衷於ACG和外國小說/影集的宅宅大學生,平常生活脫離不了寫小說,畫圖,打電動與各種麻煩的作業

這個網站,主要就只是放一些外國小說/影集/ACG這類東西的一些探討,分析,與比較(自己寫的小說和畫的圖主要都被放在巴哈那邊)

(畢竟這樣的習性,與敝人這四年讀外文系下來,專門寫文學比較與分析的報告的老本行,有高達87%的關聯,導致現在寫這類的文章都充滿了報告的氣息)

不過也是希望如果敝人寫的這些文章有幸能遇到看官前來駐足,看官也能夠分享一下自己的看法,想法,與建議

總之應該也沒有什麼可以介紹的了,因為看官只要知道,這個網站的文章更新,是取決於敝人的心情就好了(被打死


看心情決定的開版圖:以前在網路上撿到的青眼究極龍圖

2018年6月16日 星期六

包法利夫人、鵬特里爾夫人與查特萊夫人─婚外情(Infidelity)一脈相傳?


我們都見過二十世紀初的時候出版,講述丈夫因為打WWI受傷而導致物理上性無能,招致妻子紅杏出牆(最後還與小王Good End),堪稱那個年代驚天地泣鬼神的最強「神作」《查特萊夫人的情人》(Lady Chatterley’s Lover)

雖然說我們不應該隨便詆毀D.H.勞倫斯(D.H.Lawrence)的名聲,但是如果我們以現在的角度來看,《查特萊夫人的情人》不只可說是鄉土八點檔連續劇的頭號鼻祖,其劇情更可說是我們看的小黃本的鼻祖。

雖然以那個年代來說,《查特萊夫人的情人》的確因為露骨地描繪不少性愛方面的東西,所以成為那個年代的小黃本,不過今天要探討的並不是二十世紀初人們都在看的小黃本都是什麼種類。

我們如果把時間稍微往前回溯,然後將地點從英國移師到法國的話,我們將會找到《查特萊夫人的情人》的始祖《包法利夫人》(Madame Bovary)


2018年5月10日 星期四

小型冰與火探討 瑟曦.蘭尼斯特(Cersei Lannister)與她的春秋大夢


不管是現實世界的歷史還是虛構的世界,我們都會發現,有不少為我們的世界帶來混亂的人,有高達87%都是難以理解的狂人。

我們在探討現實世界歷史的時候,雖然時常以勝者的史觀來看討,但是有的時候卻也會發現一些狂人很值得我們注意。

探討狂人的時候,我們會提出疑問為何希特勒與墨索里尼如此猖狂?又為何他們有本事帶著整個德國與義大利的人一起跟他們狂呢?

就如同現實世界中的歷史一樣,冰與火之歌/權力的遊戲(A Song of Ice and Fire/Game of Thrones)的世界中,也或多或少存在我們有些難以理解的狂人。

其中的一個狂人(而且也是最為囂狂的),就是維斯特洛(Westeros)境內最家喻戶曉,上港有名聲、下港最出名的蘭尼斯特家族(House Lannister)千金瑟曦.蘭尼斯特(Cersei Lannister)


2018年4月26日 星期四

《王冠.第二季》(The Crown S02)—當代女王即位後的第一個十年


本來想著要再來寫一些影集的探討與分析的時候,原定是想要寫英國歷史劇《維多利亞.第二季》的,但是後來改變了想法。

後來決定,就寫美國網路電視公司NETFLIX與英國合拍,關於英國現在的那位女王.伊莉莎白二世(Elizabeth II)的歷史劇《王冠.第二季》。


2018年4月8日 星期日

女神(Goddess)、影星(Star)、老婆(Waifu)—遐想,其實是一種天性吧


有的時候想一想,我大概有著某天突然有興致的時候,突然想到一些自己沒有想過的東西的時候,就會忍不住想要來寫文章胡說八道的傾向。

剛好上個星期與這個星期因為跑去日本玩,都沒有怎麼在寫字,所以就將自己突然想到的一些東西寫一個文章。

其實最近有些時候會想,有些人說女神以文學的觀點來看,其實就是男人對於自己遐想的女性的具現化之傾向。

但是假如女神是遐想的一種具現化的話,那麼以現在的觀點來說,我們二次元中常見的「老婆」不也都是遐想的具現化嗎?

這樣的話,一個值得我們深思的問題就出現了如果從女神到老婆,都是屬於遐想的範疇,那麼男性的遐想難道是一種天性嗎?

2018年3月20日 星期二

小型冰與火(ASOIAF)探討文(三):暗中主宰維斯特洛的外戚(Consort Kin)


最近整理自己在BLOGGER的文章的時候,才驚覺原來自己上次寫關於《權力的遊戲》(Game of Thrones,原作為《冰與火》系列)的文章的時候,居然是我還在讀大二的時候。

其實現在想一想,我看《權力的遊戲》已經過了好幾年,而不知為何,我一直覺得《權力的遊戲》對我的影響(寫字的意義上)其實算是滿深刻的。

不過廢話先別說這麼多,因為這次會想到可以寫這個文章,其實也等於是在幫自己複習一下很容易看了後面就會忘記前面的《權力的遊戲》的劇情。

<小型冰與火(ASOIAF)探討文():暗中主宰維斯特洛的外戚(Consort Kin)>


2018年3月7日 星期三

李維斯夫人(The Lady of the Rivers)—在命運之輪上,悄悄地看著歷史的女性


因為之前寫的探討與分析文章都是以影集為標的的文章,所以這次想到說可以以小說為標的,於是這篇文章就誕生了。

<李維斯夫人(The Lady of the Rivers)—在命運之輪上,悄悄地看著歷史的女性>

一開始看到這本小說的時候,還以為說女主應該是與河流有關,不過後來才發現原來Rivers是英國中世紀的時候的一個頭銜。

寫了《李維斯夫人》這本小說的作者,是英國十分有名的一個女性歷史學者與歷史小說作家菲莉帕.格雷戈里(Philippa Gregory)



如果還有大大記得我很久很久,以前寫過的《白玫瑰公主》(The White Princess,也可翻譯為白公主)的文章的話,就會知道其實《白玫瑰公主》與《李維斯夫人》的作者是同一個人。